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第三方医学检验所是一个好商业模式吗?

从某个角度看,讨论该话题似乎没太大的意义,因为世界上并没有一个所谓完美的商业模式,一个商业模式好还是不好只是一个相对概念,脱离了具体业务是无法得出结论的,而且也要视手里的可选项而定,此外同样的商业模式有人能做得风生水起而有人却叫苦连天,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

但作为一种思考,它却也有一些价值,也许能够为正身处其间的或正打算进入甚至是计划退出的朋友们提供一些审视的切入点,毕竟脑海中思考该问题的人并不在少数。限于篇幅,小编暂把交流的内容总结成三个视角,每一个视角同时包括正方看法和反方意见,仅供交流探讨用。

一、现在是否为最佳时间窗口

正方:不是,理由如下:

观察总结现在的几大检验巨头,他们的发展壮大不仅得益于检验技术的进步,同样也和其它基础设施的建设完善分不开,便捷的交通物流、高效的信息传输网络、充足的专业才人供给、政府的鼓励政策等等这些才是更基础层面的支撑。这几家巨头最先抓住了这一波机会之后完成了自己的扩张并建成了大量的基础设施比如遍布全国的网点、冷链物流以及渠道关系等,任何一个想要做大的事业都有最佳时机,太早容易成先烈,太晚就无利可图,所以最佳窗口关闭之后再来做同样的模式失败概率很高,保守说也是事倍功半。

现在这些巨头们必然要设法从已建成的基础设施中博取最大的商业回报,所以他们会尽可能地开展各种多元化业务,而现在很多新的检验业务和现有巨头们业务网络能够支撑的业务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区别甚至绝大部分都是相同的产品,这样新进入者并没有什么明显优势,通过观察也可得知,几乎市面上每一种第三方的检验项目这些检验巨头们都在开展。

所以基于这个分析,如果要开展第三方医学检验业务,无外乎四种可能:a. 永远做不大;b. 死掉;c. 能在一个局部区域内取得占有率优势;d. 能发展成全国性乃至跨国企业。前两个算是失败;而第三个很尴尬,时刻都处于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状态中,稍有不慎就会垮掉;第四个自然免不了要和现有巨头们展开全面的竞争,如果再把来自上游厂商们在用各种形式往检验服务端渗透的因素考虑上,能在竞争中取得胜利的概率实在太低了。

反方:是,理由如下:

公共基础设施只会越来越发达,而这些设施所有人都可公平使用,尽管巨头们已经建成了相当完善的网络,但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包袱会更重,更新升级技术产品时难免要考虑现有投入,而检验巨头们本身就是从运营管理中要利润的行业,所以每一次大的产品更新换代前都得小心翼翼地计算投入产出比,决策会趋于求稳,这就使得他们从决策到实施的动作不见得及时高效,这会给新玩家留下机会窗口,新玩家一旦能在一个点上取得突破性的竞争优势就有机会发展壮大,NIPT目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并不是检验巨头就是最好的例证,所以只要有合适的产品,任何时候都是最佳进入窗口。

巨头们开展的检验项目有很多,但也并非每一种检验项目都能做得很好,有些项目反而可能让单独的第三方公司来经营更有优势,检验巨头们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成立子公司去开展一些特检项目,事实证明也并非都发展得十分理想,所以不用把巨头们都看成是无所不能不可战胜的。

再进一步,新玩家和检验巨头们也不见得就一定是竞争关系,特色的产品可以嫁接到巨头们的服务网络里,大家构建生态合作共赢的关系,巨头们可以借鉴云计算的思路用更开放的心态来支持大量有特色的创业公司,在目前的竞争态势下,完全不排除巨头们会采取这样的合作策略,所以如果把巨头们看作是合作伙伴那么现在反而是最佳的进入窗口,新玩家避免了自己重复投入建设大量的基础设施,老巨头们可以让自己的前期投入获得更大的回报,大家优势互补,合作共赢。

点评:

视角一变,结论可能就会完全不同,对于新玩家来说把巨头们当作竞争对手时可能是难以翻越的大山,而当作合作伙伴时则可能是能助其迅速扩张的加速器和赋能平台,但这些都离不开两个前提:新玩家手里得有特色产品以及巨头们是否愿意开放合作,咱们且行且观察。

二、 是否为长久生意

正方:不是,理由如下:

第三方医学检验所的进入门槛低,所以即便有人能做大,也免不了会不断地被小蚂蚁蚕食,看看现在的NIPT和肿瘤基因检测即可见一斑,市场上有大量的小玩家都在蚕食大玩家们的这些市场,所以第三方医检所挣的必然是一个低利润的辛苦钱,而最终市场无法养活那么多大公司,所以大概率的结局是现有巨头们仍然会一如既往的大,而大量的新进入者们长期处于无法发展壮大的状态,要么是能挣点小钱但规模很小,要么是摊子铺得很大却一直亏损的状态,如果新玩家的目标就是做前者自然无话可说,那如果是后者呢?

我们都知道一旦新技术新工具被发明和投入使用之后,能够最先抓住机会窗口的人如果能迅速占领市场需求空白就能获得丰厚的收益,但丰厚的回报自然会吸引来更多的人参与竞争,继而整个行业的回报水平会逐渐下降到一个微利状态,所以领先者要么持续做出技术创新,要么是能够不断开拓新的需求市场,这样才能持续获得丰厚的回报,在一个可以自由进入的市场中,如果领先者做不到上述两点,它被后来者反超或者被来自其它行业的人颠覆是迟早的事儿,而医学检验所的利润回报并不高,导致它在技术创新上的投入不足,所以必然会不停地寻找新的市场机会,使得新旧玩家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且异常激烈,而现在许多资源都在往头部集中,所以对新玩家来说并不是一个长久生意。

而就算新玩家能做到一定规模,由于不掌握上游定价权和下游的流量入口,再加上如前文所述,较低的进入门槛和较少的市场选择机会使得到了一定阶段后必然会有大量的本地性小玩家来蚕食,最终会达到一个微利的平衡态,这是技术创新带动市场的发展规律。医检所是靠服务而非技术创新驱动,而单独靠一个服务很难持久,所以必然要开展多元化业务,同样的逻辑对大量不同体量的医检所都成立,故全国那么多医检所开展的业务大都高度同质化,从而最终就会演变成一个有规模但只能挣辛苦钱且随时都要战战兢兢的状态,所以医检所作为一种切入点和过渡或许没有问题,但绝非可以长久依赖的模式。

反方:是,理由如下:

没有一种商业模式是没有竞争的,竞争的出现只不过是时间地点的差别而已,不管进入哪一个行业都无可避免,不管是求职还是创业我们终归都要选择一个行业进入,即便是自己开创了一个新行业也免不了会有后来者竞争。

进入门槛低虽然导致竞争更加激烈但也能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去尝试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正是这个激烈的竞争迫使着大家都去努力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这能让患者受益,而目前某些无序的竞乱象只是暂时的,做为严肃的医疗产品来说那些滥竽充数的搅局者最终必然会被淘汰,医检所本身就是一个需要长期经营的商业模式,只有经历长期的合作之后一个好产品才能慢慢地被客户所知晓、接受和认可,所以它自然就是一个长久生意。

如果按照正方的逻辑,那么所有的后来者都不用做了,把机会都留给现有巨头们,果真如此,受益的不见得就是患者。竞争是培养创新的土壤,既然无法避免,我们就要去面对,立足于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和服务,这样就有机会发展壮大。虽然竞争者众多,但真正高水平高质量的服务并不多,只要愿意坚持,最终一定能收获不小,进入这一行就得做好长期奋战的心理准备,所以它是一个长久生意。

就如正方自己所提,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劳永逸的商业模式,即便是你处于领先地位,仍然需要不停地进步,这就迫使着大家都要努力优化产品结构和服务流程以及持续创新,这些都是需要长期坚持的,一旦等口碑和品牌形象建立起来之后,它自然就是一个长久生意。

点评:

大家的着眼点不同,对未来的规划也不同,正方只是把医检所当作一个商业手段,他认为尽管竞争无可避免,但医检所的护城河过低让人不得不随时把很多精力花在防守上,这样导致技术创新上投入的资源可能不足,长此以往恐怕不能长久,此外大部分医检所的利润率并不高确实也是不争的事实。

而反方则把医检所当作目的,所以认为只要用心经营,立足于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那么可以静待花开,并且也没有强求一定要做大。不过如果没有充足的资源支撑,提供质优价廉的服务恐怕难度不小,对于少数能获得大量资源的头部玩家来说可能问题不大,而对大量非头部玩家来说如果一开始进入时既无特色产品也无成本优势更无现成的渠道资源加持,恐怕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才能活下去,当然这同时也是许多行业都需要面对的挑战。

三、前景如何

正方:不看好,理由如下:

基于某些原因,整个中国市场里留给大家可以自由选择的商业机会仍然不算充裕,而医检所这个生意由于可以自由进入所以来争抢的人非常多,一边是大量同质化的产品,另一边却不掌握患者流量入口,所以经营医检所本质上是一种寻租生意,这就导致了它横向扩张难边际成本高以及品牌建设难度大,而且政策不确定性风险非常大,等到中国的科技实力全面提升之后以及一些不能言说的因素变化之后会得到改善,但这个时间点到来的时刻目前还充满许多变数,所以前景恐怕并不算特别明朗。

由于单个医检所的覆盖半径有限,所以要想做大必然要设立多个网点,这就导致了前期投入大且回旋空间小,近些年有不少的上游厂商频频把触角延伸至检测服务领域,却鲜见有医检所能成功跨入上游厂商的行列;此外很难用同样的东西和套路去颠覆现有巨头,只能釜底抽薪,那么选择就是要么做技术创新,要么就是重构利益分配关系结构,即便前文有朋友提到和现有巨头或者是上游厂商完全可以是合作关系而非竞争关系,在市场机会有限的情况下这大概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即便一开始巨头或者上游厂商愿意与新玩家合作,也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在合适的时机取而代之。

要想斩断医检所经营模式的低效因果循环,个人的建议是得做成设备进院或者是寻求药物开发等上游环节,政府现在大力支持医疗设备和药物研发等上游创新,所以最好是有技术创新的同时还能实现利益关系结构的重构,往小了说即便是寻租也要找掌握着更多资源的甲方(即医院或者主管部门而非一个个的医生),这样效率才更高杠杆效应会更大;往大了说很多检测业务放到院内才能为患者提供最佳服务,外送只是限于现实因素不得不采取的一个过渡手段,而且一旦别人开发出进院产品就很容易被替代,产品进院模式的护城河无疑更高。

此外医疗设备和药物等上游产品的发展天花板明显要比医检所业务的高很多,全球有多家大规模的医疗设备和药物跨国企业,却没有很大的跨国医学检验服务企业便是例证。再者从事医疗设备和药物等上游产业好歹还有技术和知识产权积累,即便寻求出售也比纯服务型的医检所要强,而市面上真正能做到技术型的医检所寥寥无几。

反方:看好,理由如下:

政府改革的方向就是要减少医疗资源的重复投入以及提高资源使用率,所以鼓励支持专业的第三方医学检验业务的发展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宏观政策面是利好的。要说到政策风险,做医疗设备和药物也不低,政府出台一个带量采购政策就能让许多中小企业难以存活,而医检所服务作为医院检验能力不足的一种补充,其存在有必然合理性,且有着可定制化的灵活属性,也就意味着它的生命力更强,从某种程度上看它应对政策风险的能力会更强,周旋空间可能反而更大一些。

医检所的业务如果要做大确实面临着扩张成本和边际成本高的问题,但目前存在的一些不合理问题终将都会得到解决,当所有人都公认这是一个问题的时候那么其被解决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所以不能因当下而否定未来。

正如我之前所强调,新玩家和现有巨头或者是上游厂商之间不见得非要是竞争关系,随着老龄化的到来以及民众健康意识的觉醒,整个检验市场还在变大,大家都可以从这个变大的蛋糕中各取所需,而不一定非要拼个你死我活,进入这个行业不是为了和谁竞争,而是立足于为患者提供最好的服务,其它的可以留给时间。

上游厂商想要成功渗透到检测服务行业也并不容易,每一个行业都有其自身的难点和壁垒,如果有上游厂商真有此打算,那么与他们构建合作关系又有何不可?医检所虽然目前看天花板比医疗设备和药物低,但未来却未见得如此,全世界的基础设施都在持续改进升级使得医检所未来的规模比眼下大家看到的都要大成为可能,在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等电商发展得如此大之前谁又能预见到一个靠线上售卖商品的平台竟然比很多大型的制造业公司还要大许多倍呢?

前期投入大是医疗行业的一个常见特色,而且若要论投入大那么正方所提的医疗设备和药物研发投入更大,一款新的医疗设备和药物不历经数年的研发几乎不可能上市销售,而这期间一旦有竞争对手率先拿证获批那后来者的利润空间就要小不少甚至是赔钱,一旦公司经营不下去,则技术积累也就随着队伍的解散而风吹云散了,所以能够发展壮大的概率并不比医检所更高,失败的风险及其损失可能反而更大。

点评:

或许可以尝试从这两个角度来帮助判断:首先是中国这个持续增长的市场能够支撑起多少个大体量的第三方医检所以及在可预见的未来医检所是否具有明显的一家独大潜质;其次是对于实现一个公司的愿景来说,医检所模式是不是必须的。即便是对那些打算一直经营医检所的朋友来说,某种程度上看它确实也只是一种为患者提供服务的技术手段,而非目的,所以每一个从业者都需要思考医检所这种形态对终极目的来说是否为最佳选项,这个思考需要伴随整个企业的生命周期。

当然了如果只是满足于做个区域性的小公司那就另说了,尽管不得不接受大部分医检所最终一定只是小规模的残酷现实,但我相信大部人的内心其实并不满足于此,因为商业竞争不进则退,一旦停止前进的步伐那么等待的大概率也就只有消亡。

说到做医疗设备,医疗设备也分很多种,进入门槛低的医疗设备竞争也异常激烈,而机会还不错的医疗设备现在进入的曲线都挺陡峭的,药物也是类似的情形;个人在中短期内看好国产替代基础上的微创新,最大的挑战可能在于人才资源的短缺和分散,所以具备完整人才组合的公司大概率会有不错的前景。

总结

这个话题其实此前已经聊过不少了,但在有旧人陆续退出的同时也不断地有新人加入该行业,所以同样的问题难免会被人反复提起,此外还可以加入除本文提及之外的更多视角来思考。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视角且对同一视角也有不同的见解,不同的人也必将会取得不同的成果。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忘了一点,即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患者提供最好的服务,只要这一点不变,我相信不管选择哪一条道路,只要愿意长期坚持,机会还是有的,毕竟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医疗需求确实还在持续增长,这个基本盘没毛病;但同时人们对医疗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也会逐渐从可及性向高质量过渡,所以靠提供一些粗放型的产品和服务就能快速发展壮大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接下来是靠过硬的产品和优质的服务以及耐心的经营去赢得未来的时代。

5be95e2823fb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关 / 推荐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