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冠状病毒的前世今生

新型冠状病毒——由于武汉疫情的持续严峻,人们似乎到了谈“冠”色变的程度,其实,冠状病毒并非什么新鲜事物,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80多年前……

   “冠状病毒”降临史   

1937年,冠状病毒首次从一种鸟类传染性支气管炎病毒中分离出来,这种病毒能够严重破坏家禽种群;
1965年,首次在普通感冒患者的鼻子中发现冠状病毒,因在电子显微镜下可观察到病毒外表的冠状构造而得名“冠状病毒”;
1975年,病毒命名委员会正式命名了冠状病毒科,根据病毒的血清学特点和核苷酸序列的差异,冠状病毒科分为冠状病毒环曲病毒两个属[1];
2002年12月,令人闻风丧胆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在中国广东发生,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中期疫情才被逐渐消灭;
2012年9月,冠状病毒在沙特再次被发现,它就是MERS-CoV(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因与非典病毒同属冠状病毒而得名,其主要在中东“作妖“,但也曾在韩国“放飞自我”,截至2018年9月,全球共有2260例MERS-CoV确认感染病例;
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命名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爆发于武汉,目前仍在肆虐中,截至2020年1月29日10:47分,全球已有6056例确认感染。

1.jpg
图1:新型冠状病毒武汉株01
图片来源:国家病原微生物资源库

   冠状病毒家族大揭秘   
到目前为止,大约有15种不同冠状病毒株被发现,能够感染多种哺乳动物和鸟类。至于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包括2019年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共计有7种,接下来我们就分别来讲一讲这7种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

1
7种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分类
这7种分别是:229E、NL63、OC43、HKU1、SARS-CoV、MERS-CoV以及此次新发现的2019-nCoV

根据血清型和基因组特点冠状病毒亚科被分为α、β、γ和δ四个属,而α与β属只会感染哺乳动物γ与δ属则主要感染禽类[2]。

顾名思义,我们在这里讲的是能够感染人类(哺乳动物)的7种冠状病毒,所以,他们都是属于α或β属。

α属:229E、NL63;
β属:OC43、HKU1、中东呼吸综合征相关冠状病毒(MERS-CoV)、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相关冠状病毒(SARS-CoV)[2];
从基因序列同源性上来说,新型冠状病毒更接近SARS-CoV,所以它归类在β属冠状病毒中。

其实不管是α属还是β属,我们更关心的是它们传染性如何?致死率如何?如何防御?如何治疗?

好消息是,虽然都是冠状病毒,但是其中4种就是虾兵蟹将,成不了大事,仅会引起普通的感冒症状,它们是229E、NL63、OC43、HKU1[3];

但是其它3种就不能掉以轻心了,它们就是引起人类大范围疫情,造成我们每天提心吊胆,不得不隔离在家,时刻防护的3大冠状病毒“重磅成员“——SARS-CoV、MERS-CoV、2019-nCoV。

2
冠状病毒家族中的3位“重磅成员”
SARS-CoV、MERS-CoV、2019-nCoV这三种病毒的病理非常相似,均能依靠病毒表面的糖蛋白和细胞表面的受体进行结合,把RNA释放到细胞质中,来合成新的病毒颗粒。

SARS和2019-nCoV病毒的识别受体一样,均为ACE2[1],而MERS病毒的识别受体是DPP4。这类病毒还有多种策略进行“免疫逃脱”,避免先天免疫系统对其产生影响。

更有研究表明,通过基因序列比对,2019-nCoV与SARS-CoV有约80%相似性,与MERS-CoV有40%的相似性[1]。

微信图片_20200205135101.png
图2:曾经肆虐全球的SARS-CoV
图片来源:www.zerohedge.com

3.jpg
图3:MERS-CoV(3D映像)
图片来源:Wikipedia@Scinceside

那么话不多说,我们用一张表来为你清楚的揭示,3位成员的异同
类目
2019-nCoV
SARS-CoV
MERS-CoV
发生时间
2019.12
2002.12
2012.9
起源地
中国武汉
中国广东
沙特阿拉伯
确诊数
(全球)
6056(截至2020年1月29日10:47)
8069(截至2003年7月11日)
2260(截至2018年9月)
致死数
(全球)
132(截至2020年1月29日10:47)
774(截至2003年7月11日)
803(截至2018年9月)
致死率
2.2%(数字动态变化中)
9.60%
35.50%
病毒源头
推测可能是蝙蝠
蝙蝠
蝙蝠
中间宿主
(推测)
暂未确定
果子狸
骆驼

抗击2019-nCoV
科学家们在行动

认识了三位“重磅成员“,那么我们要如何抗击正在肆虐的2019-nCoV呢?

前方的医务工作者在抗击病毒,帮助患者度过难关,后方我们的科学家也迅速行动,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成果频出:
(1)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研究发现,2019-nCoV病毒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2],蝙蝠很有可能就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原生宿主,经过演化变异,完成了蝙蝠-中间宿主-人的传播。不过,从蝙蝠到人可能存在更多的中间宿主,目前还没有确认。

(2)由中科院院士蒋华良、饶子和领衔的抗2019-nCoV 病毒感染联合应急公关团队,利用前期抗SARS药物研究积累的经验,开展抗2019-nCoV药物研究。目前2019-nCoV水解酶(Mpro)已被快速表达并获得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在此基础上,联合小组综合利用虚拟筛选和酶学测试相结合的策略,重点针对已上市药物以及自建的数据库进行药物筛选,迅速发现了30种可能对2019-nCoV有治疗作用的药物、活性天然产物和中药,建议在2019-nCoV感染肺炎患者临床治疗中予以考虑和关注。研究团队后续将继续深入开展针对性的抗2019-nCoV活性测试,为临床研究和治疗提供更加直接的指导(来源: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

(3)国际顶尖期刊《Lancet》(柳叶刀)以最快的速度建立了2019-nCoV的专栏,并进行了文章刊登。在本次发布的第一批次文章中,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曹彬及北京协和医学院王建伟作为共同通讯发表在了名为《武汉市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特征》的文章,报告了本次新型流感病毒疫情的流行病学、临床特征、实验室检查数据和最终的临床结局。

(4)26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所长许文波表示,目前该中心开始启动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目前已经成功分离病毒,正在筛选种子毒株。

更多来自于科学家的好消息,我们持续关注中……

[1] Shi et. al., 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 BioRxiv (2020). DOI:https://doi.org/10.1101/2020.01.22.914952.

[2] Cui, et. al.,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pathogenic coronaviruses. Nat Rev Microbiol 17, 18-192 (2019). Doi:10.1038/s41579-018-0118-9

[3] Yohei Matoba. et. al., Detection of the Human Coronavirus 229E, HKU1, NL63, and OC43 between 2010 and 2013 in Yamagata, Japan(2015).
Doi:10.7883/yoken.JJID.2014.2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关 / 推荐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