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诊所缺口巨大,医生创业潮来了!

未来,医疗领域的机会将大批涌向基层,改革的风向标驱动医疗资源下沉、人才资源下沉,带动单位人向社会人过渡……”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等5部门联合制定了《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
文件要求调整《诊所基本标准》,从以往重点审核设备设施等硬件调整为注重对医师资质和能力的审核,要求在诊所(不含中医诊所)执业的医师必须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资格。
这一调整引起很多诊所投资者和从业医师的恐慌,对诊所从业人员的要求,从初级职称上升到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的跨越,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资本的积极性?
笔者认为,即便要求发生改变,但诊所这块的市场依旧很大,院内医生的机会仍然很多,为什么这么说,请耐心往下看。
诊所数量井喷,但缺口依然明显
据权威数据统计,2007-2017年诊所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如下图所示:                                       
图1.png
从统计数据图上,我们可以看到,自2015年起,诊所已经回到2007年的规模,到2017年净增16890所,10年累计增长8.2%。
在近日,由动脉网和蛋壳研究院主办的2019基层医疗创新实践峰会上,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指出,尽管诊所数量仍在持续、快速增长,但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诊所缺口依然很大,机会与挑战并存。
图2.png
以台湾地区为例,其2014年诊所数量大约为21628个,诊所密度超过每万平方公里6000个,是我国诊所密度最高的地区。而渤海湾和长三角地区各省(直辖市)作为大陆诊所密度最高的区域,仅为每万平方公里480个。
如此大的差距提示我们,诊所发展有大量的剩余空间,未来可期。
社会办医红利期,诊所面临四大机遇
随着国家对社会办医尤其是诊所开办条件的放开,诊所面临大把机遇,重点体现在四个方面:
1社会办医不受区域规划限制
2016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下发《关于印发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的通知》,要求将社会办医纳入相关规划,在符合规划总量和结构的前提下,取消对社会办医疗机构数量和地点的限制。
2017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明确规定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医师可以按规定申请设置医疗机构,鼓励医师到基层开办诊所。
2诊所设置审批大放开,备案制时代来临
2017年8月8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关于深化“放管服”改革激发医疗领域投资活力的通知》,要求取消养老机构内设诊所的设置审批,实行备案制。
2017年7月《中医药法》出台,开办中医诊所取消审批制,直接备案即可。
去年,上海出台关于推荐健康服务建设55条意见,对全科诊所的准许进一步放开,即支持具备全科医师资质的执业医生开办全科诊所,并实行备案制。
2018年,卫生健康、中医药主管部门根据行业准入管理相关规定,对医疗机构进行设置审批(备案管理),医疗机构审批改备案给社会资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
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8个部门联合印发《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再次提到要简化社会办医流程,精简优化审批流程。
3医师全职兼职开诊所,自由度再次放宽
2017年,修订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删除了“医疗机构在职、因病退职或者停薪留职的医务人员不得申请设置医疗机构”,默认在职医师可以开办诊所,随后广东发文称:允许兼职执业医师开办诊所(含中医),鼓励兼职执业护士开办护理机构。
而在近期新发布的文件中,允许医师兼职开诊所的政策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文件提出鼓励在医疗机构执业满5年,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资格的医师,全职或兼职开办专科诊所。鼓励符合条件的全科医师,或加注全科医师执业范围的专科医师,全职或兼职开办全科诊所。
4诊所连锁化发展,参与分级诊疗落地
新文件同时提出,将鼓励不同专科医师成立适宜规模的合伙制医生集团,举办专科医师联合诊所。鼓励社会力量举办连锁化、集团化诊所,形成规范化、标准化的管理和服务模式。
各试点地方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在组建城市医疗集团和县域医共体过程中,可以根据诊所意愿,将其纳入医联体建设,在诊所和其他医疗机构之间建立双向转诊制度。
鼓励医联体内二级以上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独立设置的医学检验中心、医学影像中心、消毒供应中心、病理中心等机构,与诊所建立协作关系,实现医疗资源共享。
据公开信息表示,行业主管部门还会制定促进诊所发展的指导性文件,修订诊所基本标准。新的设置标准已经呼之欲出,可以预期,下一个诊所黄金时代将马上来临。
诊所大放开,院内医生的机会来了
分级诊疗的关键是院外,院外服务能力的提供关键是医生,所以在将来我们有没有80%的医疗服务发生在诊所?也许需要一定的时间,但这就是一个趋势。谈及诊所未来发展,廖建波这么说道。
目前,允许医师兼职开诊所的政策已经成为现实,这给越来越多符合条件、诊疗技术过硬的院内医生提供了很好的实现个人价值的机会。但面对瞬间提高门槛,即诊所从业人员至少要取得中级职称的要求,正在开办或有想法开办诊所的投资者开始犯愁。
廖建波在个人微博上个,针对该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指出,新的制度开始实施的时候,稳是可以理解的。当我们的行医公平性逐渐实施时,当我们的教育与培训自信时,当职称功能虚化后,只要是通过规范化培训的执业医师均可单独行医。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目前医师实现自由流动是有掣肘的,医院不放人或者放人后医生自我价值该如何实现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只有在事实上实现医师执业的充分自由,让他们真正适应市场、融入市场,诊所资源才能真正被盘活,实现数量、质量的同步增长,为分级诊疗提供余力。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政策不断调整的前提下,诊所的市场机会已经向院内医生倾斜,人才实现自由流动这条路将会越来越好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关 / 推荐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